华丽的外出,催眠,生化危机

频道:国内时事 日期: 浏览:329

说起“Ievan Polkka”,可能听过的人很少,但提起“甩葱歌”,应该就广为人知了。但你知道吗?甩葱歌传至国内是因为初音未来的翻唱,而原曲则是述伊娃的少女心事的芬兰民族舞曲“Ievan Polkka(伊娃的波尔卡)”。芬兰民族金属乐团 KORPIKLAANI(森林一族)在2013年德国“夏日和风(Summer Breeze)”音乐节上以金属形式演唱 了“Ievan Polkka(伊娃的波尔卡)”。

芬兰,这个举世闻名的千湖之国,其实还是世界顶尖的音乐之国、金属乐之国。2016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oyfun在白宫会见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 Sauli Niinist 时盛赞芬兰的金属乐文化:“我想指出的是芬兰的重金属乐团可能是全世界上人均最多的,芬兰良政等级也很高。我不知道其中是否有关联。”而此前,瑞典外交部长及前首相卡尔比尔特 Carl Bildt 也曾说过:“就重金属乐团而言,芬兰与瑞典似乎是全世界的领跑者。”

数据显示,2013年芬兰的人均金属乐团数量就已经位居钟雨橙全球第一位——瑞典和挪威每 10 万人里有27支金属乐团,而芬兰达到他们的总和——每 10 万人里有 54 支金属乐团;到 2016 年,这个数字更是达到了 63!

芬兰的金属乐团不但数量众多,而且很多都在国际上享有显赫声名:NIGHTWISH(夜愿)、HIM(地狱陛下)、APOCALYPTICA(天启)、CHILDREN OF BOD王普东OM(博多湖的孩子们,国内常译为“博多之子”)、AMORPHIS(无定形)、MOONSORROW(月伤)、ENSIFERUM(剑客,国内也译为“圣剑”)、FINNTROLL(芬兰巨人)、WINTERSUN(冬日暖阳)、INSOMNIUM(失眠)、SONATA ARCTICA(北极奏鸣曲)、STRATOVARIUS(同温层弦乐,国内常译为“灵云”)、LORDI(主)、KORPIKLAANI(森林一族)、SENTENCED(受审判)、TUR赛加可汗ISAS(图尔索,芬兰神话里的战神)、SWALLOW THE SUN(吞噬太阳)、POISONBLACK(毒黑)、BEFORETHE DAWN(黎明之前)、REVEREND BIZARRE(怪异牧师)、SHAPE OF DESPAIR(失望的形状)、SKEPTICISM(怀疑论)、SATANIC WA孽乱青石沟RMASTER(撒旦的战帅)、ARCHGOAT(大山羊)、BEHERIT(撒旦,叙利亚语)、HORNA(地狱)、BLACK DAWN(黑黎明)、ENOCHIAN CRESCENT(以诺的新月)、AZAZEL(阿扎赛尔)、IMPALED NAZARENE(被刺穿的拿撒勒人)……

其中NIGHTWISH、 CHILDREN OF BODOM安纳塔拉度假酒店真相、MOONSORROW、 ENSIFERUM、 KORPIKLAANI等乐团几度来华,受到中国国内乐迷的热情追捧。

▷ NIGHTWISH

女声交响力量金属 NIGHTWISH(夜愿)来自靠近俄罗斯边境的田园小镇基岱(Kitee), 1996 年组建至今,凭借美声唱法与力量金属的完美结合成为了这一流派里的北欧之星。1999 年的 “Sleeping Sun(沉睡的太阳)” 歌声悠远、扣人心弦——“我愿这夜色持续一生/彭兰江黑暗环绕我/光海之岸滩/噢,我是多么希望与日杨德武案同沉/沉睡/哭泣/和你在一起”。

NIGHTWISH

▷ HIM

“爱情金属”、地狱陛下,这是芬兰的 HIM(H.I.M.);红色帘幕、黑色电影,这是核爱旺旺网站心 Ville Valo 带领团队对于爱恋的精妙探索与独特表达。成军 28 年,8 张极尽浪漫的录音室专辑直让人生死相许。可惜如今已经解散。

▷ APOCALYPTICA

大提琴组合 APOCALYPTICA(天启)的大提琴手均师出名门,1996年发表的首张专辑《四把大提琴演奏 METALLI华丽的外出,催眠,生化危机CA》 (Plays Metallica by Four Cellos) 令他们一炮走红。他们不但与摇滚、金属明星合作(包括 SLAYER 的 Dave Lombardo、 RAMMSTEIN 的 Till Lindemann、 GOJIRA 的 Joseph Duplantier 等人),还参与2013年纪念瓦格纳诞辰200周年的跨界纪念计划《瓦洪泰艺格纳重装上阵》 (Wagner Rel粟米忌廉汤oaded),与德国广播网 MDR交响乐团、Titanick 剧院乐团和柏林青年芭蕾舞团演绎了瓦格纳的一生。对了,2014 年《愤怒的小鸟季节版》 “芬兰冰原On Finn Ice” 主题音乐也是他们编曲和演奏的!

▷ CHILDREN OF BODOM

主唱、词曲作者兼主吉他手 Alexi "Wildchild" Laiho 领衔的 CHILDREN OF BODOM 的音乐结合了旋律死亡金属与力量金属。1997 年成立至今,他们已经发表了九张录音室专辑(每张专辑封面都使用不同的主色调)。2015 年 8 月 14 日,Alexi 甚至挑选了 100 名吉它手,在赫尔辛基艺术节上合奏他创作的歌曲!

▷ HEVISAURUS

芬兰金属还有很多有趣的地方。例如蚌埠小姐上图的重金属/硬摇滚 HEVISAURUS(重龙)——乐团成员们身穿恐龙服饰,把声音调到适于儿童的 85 分贝,针对廖若飞 2 至 9 岁儿童推广金属乐。2009 年,他们的首张专辑《侏罗纪之王》 (Jurahevin kuninkaat) 轻松列居芬兰唱片排行榜的第 5 名。与甜美可爱、泡泡糖似的儿歌不同,HEVISAURUS 寓教于乐,融会贯通了儿童教育与金属音乐——“歌词涉及从校园霸凌到交通安全的各种主题,向儿童们传授正确的行为规范。而且,教育固然重要,但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。”

▷ “金属弥撒”

金属乐还进入了芬兰的教堂:牧师 Haka Keklinen 从 2006 年起开始在教堂里定期组织“金属弥撒”,主唱、贝司手、鼓手、键盘手和两名吉他手一应俱全地在教堂内演唱金属版赞美诗。“赞美诗的词原封未动。我们仅仅改动了音乐编排,以适应重金属的节奏。”这位“神”牧师属于芬兰福音派路德教会,一身皮夹克成功改变了传统意义上大家对于神职人员的印象。第一场重金属弥撒于 2006 年在赫私人衣橱顾问尔辛基的岩石教堂开唱,大约 1300 名观众挤爆了教堂。“教堂里都挤不下了。”这支乐团在芬兰各地已经举办了百余场金属弥撒,首张专辑的 8 千张唱片被一抢而空。

▷ AMORPHIS

“Tales from the Thousand Lake”,

AMORPHIS 将 70 年代前卫摇滚、死亡金属、芬兰民族音乐以及民间传说有机融合,1994 年第二张专辑《千尼麦兹修士湖传说》 (Tales from the Thousand 王氏君Lakes) 可谓里程碑!让西贝柳斯 (Jean Sibelius) 的曾外孙,STRATOVARIUS 贝司手兼主创 Lauri Porra 曾说:“西贝柳斯的风格对所有的芬兰音乐都产生了影响,尤其是金属乐,因为他曲风和谐,而且带有民族浪漫主义元素。金属乐和古典音乐实际上相当接近。西贝柳斯从芬兰东部的卡累利阿民乐中大量采风,还把芬兰民族史诗《卡勒瓦拉》写进了作品中。而像 AMORPHIS 那样的芬兰重金属组合也是这样做的。在芬兰,每个音乐人都在研究这种北欧古风传统。这种风格调性平稳,略带忧伤。这正是你能在西贝柳斯的作品中听出来的,而芬兰重金属中也有。”

▷ LORDI

还有化重妆上台的怪兽重金属乐团 LORDI(主),2006 年以一曲“硬摇滚哈利路亚 (Hard Rock Hallelujah)” 在欧洲电视网歌唱大赛 Eurovision 上为芬兰拔得头筹!同年 5 月 26 日,8 万人在赫尔辛基市场广场合唱这首歌,成为卡拉 OK 史上的一大纪录!乐团核心Mr. Lordi 的家乡甚至将市中心一处广场重命名为 “Lordi广场 (Lordin a王若林ukio)”!随后出了 Lordi 邮票、 Lordi 糖果、 Lordi 可乐……

▷ 邮票

说到邮票,2015 年,芬兰邮政 Posti 发行了 35 枚邮稀土长效夜光粉票的音乐主题套票,从西贝柳斯到硬摇滚和金属乐团:二十世纪 80 年代硬摇滚/华丽摇滚 HANOI ROCKS,以及 THE RASMUS、 HIM、 APOCALYPTICA、 日本猜人CHILDREN OF BODOM 和 NIGHTWISH!不可想象吧?还有什么比音乐伴随邮件跨越全球更酷的呢?

▷ TUSKA音乐节

从 1998 年开始,芬兰就开始在赫尔辛基组织北欧地区最大的金属音乐节—— “TUSKA (痛苦)”。2016 年已是第十八届了。三天的活动中,有三万人从世界各地赶来,感受芬兰文化、品尝芬兰美食,欣赏数十支金属乐团的演出,现场活动激情四射。

千湖之国,金属圣地绝非过誉,有生之年去亲身感受一次吧!

热门
最新
推荐
标签